廣州一家賣三文魚的檔口。 記者王維宣 攝
  網絡上瘋傳三文魚傳“埃博拉”導致市民對其敬而遠之
  挪威海產局:傳染性三文魚貧血症病毒不會傳染人體
  雖然挪威海產局發表聲明稱進口挪威三文魚可放心安全食用,但是近期“食用會染埃博拉”、“三文魚也有埃博拉”等觸目驚心的標題依然在微信朋友圈中頻頻轉發,讓喜歡吃三文魚的廣州街坊聞之色變。昨日,記者從廣東省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瞭解到,國慶長假期間,與大閘蟹消費熱火朝天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市內的三文魚,後者消費儼然進入寒冬,廣州市場上三文魚銷量遭腰斬。
  記者調查瞭解到,其實街坊沒必要對三文魚如此擔心。但需要指出的是,廣州市面上賣挪威三文魚的店鋪不少,但有挪威海產局認證的店鋪卻不多,導致很多三文魚講不清來歷。據挪威海產局今年7月份公佈的數據,中國有超過100多個合作伙伴,其中廣州有超過15家企業與其合作。這與廣州幾乎每條街都能見到三文魚相比,少得可憐。
  文/ 記者劉幸 通訊員陳芝夢
  廣東人一直有吃魚生刺身的傳統,進口三文魚刺身更是不少人的最愛。鐘女士就很喜歡吃三文魚,但最近兩個月,她對三文魚敬而遠之。說起原因,她告訴記者,緣起朋友圈轉發的一條信息,讓她害怕三文魚會傳播埃博拉病毒。
  記者翻閱微信發現,最早將三文魚和埃博拉病毒聯繫在一起的是《魚類“埃博拉”威脅水產養殖,整條挪威三文魚出口中國被禁》這則新聞,記者細看內文方知道,文章是將魚類感染“傳染性三文魚貧血症(infectious salmon anaemia)”病毒(下稱:ISA病毒)比作人類感染“埃博拉”。因此將三文魚和埃博拉病毒聯繫在一起必須得打雙引號。
  然而微信朋友圈轉發這條消息時卻沒有了引號,出現“食用會染埃博拉”、“三文魚也有埃博拉”等聳人聽聞的標題。導致不少沒有認真看內文的街坊對三文魚“談虎色變”。
  實情:三文魚貧血症不會傳染人
  街坊們對三文魚恐慌的情緒引起進口商以及挪威官方的反應。記者昨日登錄挪威海產局官方網站就發現,早在今年9月12日,即一個月前該機構就發佈《挪威三文魚可放心安全食用》的聲明,稱近日中國媒體關註的傳染性三文魚貧血症(ISA)病毒僅僅是一種魚類疾病,不會傳染到人體身上。此外,魚類疾病是不會傳染至人體或引發相關人體疾病的,但近期卻有中國媒體對此存在些許誤解。
  影響:市面三文魚銷量遭腰斬
  然而,這一澄清性的消息並未得到廣泛的傳播。記者採訪了幾位街坊,皆稱暫時不敢吃挪威三文魚。廣東省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工作人員國慶假期對廣州市場進行調查,發現三文魚消費儼然進入寒冬。在某大型超市三文魚專櫃看到,在搞促銷活動的三文魚基本無人問津。問起原因,銷售人員也是一臉的無奈:“好好的一條魚,無辜攤上‘埃博拉病毒’傳聞就賣不動了,真是無妄之災。”
  “銷量下降超過一半,目前正在積極搞活動促銷,價格肯定很優惠了。”挪威三文魚專營企業主李先生說。
  探因:挪威三文魚僅少量有認證
  有街坊告訴記者,對挪威三文魚暫時敬而遠之,除了害怕吃魚生染病、或者真如微信朋友圈傳的那樣會感染埃博拉病毒之外,還有一個重要因素是挪威三文魚難辨真假。“廣州幾乎每條主要街道上都能看到三文魚身影,但是否挪威的真不好說。”鐘女士說。
  根據挪威官方數據顯示,近年來中國進口挪威三文魚的數量持續增加,沒有別的地方比廣州對挪威三文魚的胃口還大了。據介紹,挪威海產局從2013年開始在上海、北京、廣州、香港四地開展了挪威海產局餐廳合作伙伴計劃,挑選合格的精英餐廳,為其授予挪威海產局官方標誌和官方認證的證書,且每年更新一次。
  截至今年7月,挪威海產局公佈,在中國的合作伙伴已經達到100餘家。
  消費者可以從挪威海產局的官方網站和官方微博上找到對應名錄,同時也可以關註店內是否使用挪威海產局的配套宣傳用品。  (原標題:“埃博拉”殃及三文魚 網絡謠言致銷量減半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c11ecesms 的頭像
ec11ecesms

熊貓夏水禮

ec11eces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